台灣韓劇DVD專賣店

返回頂部

《完美的妻子》分集劇情介紹


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/ 2017-05-22

 

韓劇完美的妻子DVD高清完整版

《完美的妻子》是韓國KBS電視台於2017年2月27日起播出的月火連續劇,由洪碩九執導,尹景雅編劇,高小英、尹相鉉、趙茹珍、盛駿主演。該劇主要講述了沒錢、沒愛情、沒福氣的「三無」普通主婦沈在福的女強人故事。

導演: 윤경아

主演: 高素榮 / 盛駿 / 尹相鉉 / 趙汝貞

類型: 劇情

官方網站: www.kbs.co.kr/drama/msperfect/about/program/index.html

製片國家/地區: 韓國

語言: 韓語

首播: 2017-02-27(韓國)

 

完美的妻子分集劇情

第1集 工作失利丈夫出軌

  沈在福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實習,她努力工作,並且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轉成正式員工。一天,她和姜律師接了一個丈夫出軌離婚的案子,當事人哭哭啼啼的訴說著自己丈夫如何出軌公司女職員,自己如何被小三羞辱。在福勸她要理性對待丈夫出軌,為了孩子不能離婚,等孩子長大,就當丈夫是自己的刷卡機。然而她卻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的丈夫具正熙也出軌了。在福正為自己租不到房子而發愁呢,她的一個網友介紹給她套房子,讓她去看看,網友說房東很喜歡小孩子,在福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去看房子。到了目的地後,在福覺得自己租不起這麼豪華的房子,欲轉身離開。房東卻出來了,房東告訴在福自己一個人居住,希望她能搬過來增添人氣和活力。在福去圓才家接自己的孩子,隨後她問圓才惠蘭有沒有過來,圓才的女兒說惠蘭阿姨在約會。正如小女孩所說的,惠蘭正在進行著沒有意義的約會,此時惠蘭正跟男人跳舞調情正欲接吻,那男人的老婆進來了,怒罵惠蘭勾引別人的老公,惠蘭才知道自己被騙了,男人的老婆招呼進自己的姐妹讓收拾惠蘭,蕙蘭被群毆後跑了出來,卻意外發現具正熙跟娜美摟摟抱抱卿卿我我。具正熙回家後,在福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,具正熙說在地鐵上挨著女人坐的,在福也就沒有多問。第二天在福充滿期待的去上班,本以為自己經過這段時間的認真努力會轉正的,沒有想到自己的努力卻換來了淘汰,她拿著東西欲離開的時候碰到了姜律師,知道姜律師也被炒魷魚了。在福來找朋友們訴苦,圓才說在福真是禍不單行,她告訴在福具正熙出軌了。在福來到那個女孩住的地方,但是她沒有勇氣去面對真相,準備轉身離開,這時她聽到門外有動靜,她就偷偷的藏到衣櫃里,她親眼目睹了自己的老公跟另一個女人卿卿我我摟摟抱抱,恨得想要出去殺了他們,但是自己又覺得臉上掛不住就沒有出去,具正熙聽到衣櫃里有響聲想打開看個究竟,正好手機響了他便出去接電話了。但是娜美打開衣櫃找衣服卻無意發現在福,兩人都被嚇了一大跳。


第2集 具正熙打人被抓

  娜美看到在福後尖叫了一聲,想要叫具正熙進來卻被在福捂住了嘴。具正熙接到公司的電話說讓他回去,具正熙走後,在福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,心中十分難過。這時警察局來電話說她的丈夫出事了,需要她去處理一下,她以為是丈夫出軌被警察抓了,問過後才知道是丈夫打了領導,具正熙苦苦哀求在福,她想到丈夫的背叛毅然決然的離開了。從警察局出來後,在福遇到了昨天的房東,房東看她臉色不好就詢問了她是不是不舒服,在福回答說沒事,兩人簡單的寒暄之後在福離開了。回到家後,在福的婆婆責怪她每天早出晚歸也沒掙多少錢,家裡什麼事也不幹。在福就和她頂嘴了,一向溫和的在福竟然頂嘴了,在福的婆婆發覺她不對勁,追問之下在福說出了丈夫出軌的事實,然而婆婆卻替自己的兒子辯解,在福很失望。在福在家陪女兒,女兒卻說想爸爸,她只好把丈夫從警察局接回來。她剛從警察局把具正熙接出來時碰見了娜美。具正熙以為在福並不知道自己出軌,害怕在福看到娜美,幸好娜美躲得及時沒被發現。回到家後,在福試探性詢問具正熙有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,然而具正熙並不承認。被具正熙打的那個人提出高額的賠償費,在福家中無法承擔。對於丈夫的案件,在福想找一個律師,於是就拜託蕙蘭幫她找律師,沒想到蕙蘭找到的竟然是姜律師。姜律師猜測到在福的丈夫出軌了,在福很生氣地離開了。姜律師覺得自己的話過分了,於是來到在福的家中找她。這時娜美打電話給在福要求見面,在福打扮得十分美麗。娜美向在福道歉說自己不該愛上具正熙,但是她跟具正熙是真心相愛的,在福聽了後十分生氣。之後,具正熙跪在地上向在福解釋他不是故意出軌的想讓在福原諒他,但是在福對他很失望。娜美想讓具正熙起來,具正熙沒有起來。在福很生氣,就要求娜美也同具正熙一同跪下,但是娜美拒絕了。


第3集 在福原諒具正熙

  在福將娜美和具正熙帶到天台,看著這對狗男女在福就十分生氣,她向具正熙提出了離婚,然後憤然離去。在福離開後,娜美讓具正熙和在福離婚,然後和她結婚,具正熙拒絕了娜美的提議。在福在街上不小心摔了一跤,正巧被銀姬碰見,銀姬看她那麼狼狽,提議將自己的衣服借給她,並且還將在福送回了家,在福十分感激。之後在福遇到了姜奉久,姜律師告訴在福,他找到了趙英培裝病的證據了,可是他遭到了別人的偷襲,證據也被偷走了。姜律師讓在福給趙部長打電話,結果打不通,他猜想肯定有特別大的陰謀。具正熙在一家飯館喝酒,接到在福電話以後,正熙就向警方打聽趙英培的情況,打聽到趙英培撤消了對他的訴訟,隨後他就發簡訊給在福,殊不知他的一切行為都被一個女人監視著。之後,娜美約見了那個給她錢的女人,娜美告訴那女人自已經愛上了具正熙,她不想再欺騙他了。而那女人氣急敗壞的威脅她,如果她退出那女人就會把娜美如何勾引具正熙的真相全部告訴他,娜美十分恐懼。具正熙回家後,在福要求他出去住,具正熙只能出去。矛盾的是具正熙既想保住家庭又捨不得娜美。在福正在擔憂租房子的事,而這時銀姬給她打電話,於是在福就來到了銀姬的家中。銀姬得知在福的困境後就將房子租給了在福,在福十分感激。姜奉久被自己的好友洪三奎騙到了醫院,恰好遇見了鄭娜美,原來他倆是兄妹。娜美想拜託他照顧媽媽,但是姜律師並不想。姜律師讓娜美別聯繫他,即使他知道媽媽病得很重。正熙來到娜美家找她,他決定和娜美分手,娜美想挽回具正熙,她要求正熙和她上床,具正熙拒絕了。正熙找在福道歉,他想乞求在福的原諒,在福表示對他絕不會心軟,具正熙就一直在門外。此時外面雷雨交加,在福心軟了,就原諒了具正熙。銀姬暗自竊喜在福要搬來自己家住了,還邀請在福來家裡選窗帘,來到李銀姬家後,在福才知道銀姬的老公竟然是自己的初戀情人車敬宇。


第4集 搬進銀姬家

  在福害怕車敬宇看到她,於是趕緊躲了起來,趁他們不注意時偷偷離開了。在福不禁想起了與車敬宇相識時的情景,感嘆世界如此小。在福從銀姬那兒回來後就改變了搬去銀姬家住的想法,她不想跟車敬宇在一個屋檐下生活。在福想起銀姬送她三明治時包著一塊手帕,手帕上綉著K和H,現在想來正是李銀姬和車敬宇的縮寫,這樣看來在福更是不可能住在銀姬家了。具正熙找到了新工作,在工作的時候他彷彿看到了娜美,就趕快上前拽住她,回過頭才發現自己認錯人了,看來自己真是十分想念娜美。在福想像了好幾種搬進車敬宇家的情景,都是很尷尬的相遇,更加堅定了在福不租銀姬房子的決心。在福給銀姬打電話,但是銀姬沒接,於是在福就去找銀姬,在路上碰見了姜律師,兩人吵了一架。在福覺得心裡過意不去就跟著姜律師來到了醫院,姜律師藉機告訴他媽媽在福就是要跟他結婚的女人,而且在福還有兩個孩子。並且姜律師告訴他媽媽,在福會拋棄她的兩個孩子和自己結婚,在福想解釋來著,但是姜律師媽媽說沒關係,在福也不好戳穿姜律師的謊言。從醫院出來後,在福責怪姜律師那麼狠心對待他媽媽,姜律師說在福是不會懂的。之後,在福來到銀姬家,銀姬說她的丈夫出差去美國了,讓在福搬過來和她一起住。考慮到自己現在的困境,在福沒有拒絕。沒想到在福搬進銀姬房子後才是噩夢的開始,一天晚上,外面下著雨,在福將孩子們哄睡後就出去了。銀姬看在福走了後就上樓看了看孩子們,銀姬還摟著慧旭睡覺,似乎很愛在福的兩個孩子。在福出去是去找娜美解決和她丈夫之間的事情,在福下定決定要好好地守護自己的家庭。走到巷口時,在福被一個匆匆路過的男人撞了一下,那男人將在福的雨傘都撞掉了,在福也沒有多想,撿起雨傘繼續向前走。走到娜美家樓下時,在福看見娜美滿身是血的躺在台階上,在福想去叫醒娜美,攤開自己的手卻看到滿手的血,在福害怕極了。


第5集 在福被懷疑為殺人兇手

  在福在去娜美家之前給正熙打了個電話,正熙得知在福是去找娜美後十分擔心,在電話里質問在福為什麼去找娜美,在福很是生氣,她對正熙說想殺了娜美,正熙叫在福不要激動,在福立即掛了電話。在福到達娜美家門外時,看見娜美滿身是血的躺在樓梯上,在福嚇壞了,於是想把娜美叫醒,結果攤開自己的手,看見滿手的血,在福立即撥打了急救電話。醫生查看了娜美的脈搏,發現娜美還有呼吸,於是將娜美送往醫院,在福也陪同一起。娜美立即給正熙打電話,此時娜美醒了,她拉著在福的手,嘴裡說著什麼,在福沒有聽清楚,本想叫娜美再說一遍,結果娜美就死了。正熙在電話里聽見在福說娜美醒了,情緒十分激動。醫院給姜奉久打了電話,姜奉久立即來到了醫院,在醫院碰見了在福和正熙,姜奉久才得知正熙是在福的丈夫。正熙一口咬定就是在福殺死了娜美,因為在福嫉妒,所以就將娜美殺死了。正熙哭著讓在福將娜美還給他,在福心灰意冷。姜奉久實在看不下去,於是就打了正熙。之後,警方帶走了在福,警方懷疑在福殺害了娜美,在福極力辯駁。最終娜美的屍檢結果出來了,娜美死於心臟驟停,但是在娜美的胃中發現了大量的安眠藥,在她的房間還發現了遺書,最終判定娜美為自殺,在福終於洗清了嫌疑。在娜美的葬禮上,在福碰見了一個陌生女子,在福覺得十分眼熟,於是詢問姜奉久娜美是否有一個女性朋友,姜奉久說娜美沒有女性朋友。之後,姜奉久在娜美的房間門口發現了一張匯款單,匯款人是崔德芬,姜奉久開始懷疑娜美的死因。之後,姜奉久發現了娜美的日記,娜美在日記中有寫到關於錢的事情,姜奉久就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懷疑。因為處理娜美的事情,在福沒有時間照顧女兒,銀姬就擅自將在福的女兒送到了高級幼兒園,在福很生氣,斥責了銀姬,但是銀姬也不生氣,一如既往的對待他們。


第6集 在福搬離銀姬家

  在福和銀姬聊天,銀姬說她覺得和在福有同樣的經歷,自己心裡其實很難過,因為老公心裡沒有她,老公一直不能忘記他的初戀。在福的心頓時驚了一下,她試探著問銀姬是否知道他老公的初戀是誰,銀姬回復說是的,她老公的初戀就是在福,在福頓時就生氣了。在福質問銀姬為什麼知道這一切還邀請她住進來,銀姬沒有回答。正熙在樓上看見在福和銀姬似乎發生了爭執,於是下樓一探究竟。在福就對正熙說了事情的原委,她就是銀姬老公初戀的事情,正熙說他不在乎。隨後,在福就上樓收拾東西,準備搬離這裡,因為在福覺得銀姬既然知道這一切的真相,還讓自己搬進來,這件事讓她十分生氣。在福收拾東西離開,銀姬阻撓,她不想讓在福離開,因為在福離開了,她的計劃就失敗了。但是在福還是很固執,執意離開。在福帶著兩個孩子來到了圓才家裡,他們打算暫時住在圓才家中。第二天是振旭的演唱會,在福由於工作原因,於是就叫正熙去參加,正熙答應會去。振旭偷偷地給銀姬發了一條信息,他想邀請銀姬參加他的演唱會,銀姬答應了振旭的請求。為了謀生,在福四處求職,無奈總是碰壁。奉久就拜託自己的朋友三奎幫助在福,於是在福就和奉久在一起上班。在福在家時想起了在娜美葬禮上碰見的女人,於是趕緊打電話給奉久,奉久說他已經查出那個女人的身份了,此人是娜美的初中同學,名為孫柔京。奉久約見了孫柔京,但是孫柔京卻什麼也不說。在福為了去拿正熙的衣服,不得不又回了趟銀姬家。出門時,銀姬再次拜託在福不要離開她,在福沒有心軟。突然在福發現自己的包沒有拿,於是銀姬就去幫她拿包,結果銀姬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了下來。由於愧疚,在福不得不暫時留下來照顧銀姬。之後,圓才打電話給在福,圓才說她調查到車敬宇在三年前就已經離婚了。在福十分驚訝,她覺得銀姬這個女人很恐懼。在福將慧旭從幼兒園接回來了,她進門時卻看見銀姬家的管家拿著很多東西,於是在福就去幫忙,慧旭先進屋,竟然看見銀姬像個沒事的人一樣蹦蹦跳跳。在福進門後,卻看見銀姬坐在輪椅上,在福想讓銀姬說出實話,沒想到此時車敬宇竟然進來了。


第7集 懷疑在福不忠

  在福看見了車敬宇,兩人見面十分尷尬。在福本想和車敬宇搭訕,但是車敬宇徑直走到了銀姬的身邊,關心地問銀姬怎麼弄傷的腿,彷彿在福不在場似的。銀姬故意說自己先離開,讓車敬宇和在福好好談談。銀姬走到樓上,那個角度剛好可以聽見車敬宇和在福的談話。在福很生氣車敬宇沒有告訴她實情,車敬宇說自己覺得在福過得很辛苦,所以想幫助在福,在福覺得此時無地自容。這時候,具正熙剛好回來了,具正熙手中提著菜,和面前這個西裝革履的車敬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三人交談了一會兒,振旭也回來了,車敬宇準備起身離開,管家對車敬宇說了一句,看著振旭和車敬宇竟然有幾分相似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父子呢,具正熙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十分難看。車敬宇來到銀姬房間,銀姬給了車敬宇一張支票,車敬宇很生氣,沒有收下支票。管家責罵銀姬又給車敬宇錢,管家回到房間後獨自生氣,她大罵車敬宇是個混蛋。此時她的電話響了,結果接起來那邊沒有聲音,管家生氣地將電話掛掉。在福發現慧旭的心情似乎不太好,於是就詢問她怎麼了。慧旭說她看見銀姬打著石膏的腿也可以蹦蹦跳跳,在福沒有多想,以為慧旭看錯了。第二天晚上,在福下樓喝水,看見銀姬正在樓下煎東西。兩人聊了一會兒,鍋里的東西就焦了,在福趕緊拿開了鍋,但是鍋太燙了,在福就扔掉了。銀姬下意識地趕緊後退,在福看見銀姬根本就沒有受傷,在福十分生氣,銀姬說這件事有關於她的自尊,所以不打算告訴在福。在福和奉久一起去調查案件,兩人來到KTV找人,奉久看見了具正熙在裡面唱歌,他趕緊支走了在福。奉久將正熙拉了出來,兩人一塊聊了幾句。其實,在福當時已經看見了正熙。正熙回家後,在福就找他進行談話,她希望正熙不要去KTV上班了。第二天,正熙辭去了工作,來到工地上搬磚。銀姬知道正熙去工地後,立即打電話給車敬宇,她將這塊工地給了車敬宇。目的是讓車敬宇說服正熙讓他帶著振旭去做親子鑒定,正熙覺得自己十分窩囊。


第8集 銀姬扭曲事實

  在福前去找車敬宇解釋,但是車敬宇似乎不想對在福說什麼。在福想起他們以前經過的點點滴滴,忍不住潸然淚下。車敬宇拉了拉在福的手,在福心裡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。回家之後,在福發現振旭不見了,於是到處去找振旭,在福都要急瘋了。圓才讓彩麗去照顧慧旭,彩麗走進一間屋子,看見裡面有很多奇怪的東西。銀姬發現了彩麗,大聲呵斥了她。大家都在幫忙找振旭,後來找到了振旭,振旭說他去找車敬宇了,在福很生氣,但是也擔憂兒子的安全,她將振旭緊緊摟在懷裡。正熙也覺得自己可能對振旭的態度過於強硬,他的內心很愧疚。第二天,正熙來到學校找振旭,他們一起演奏了一首音樂,父子重歸於好。在福突然接到車敬宇的電話,車敬宇說想將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訴在福。在福看見車敬宇在馬路對面,一輛公交車經過擋住了在福的視線,車敬宇被強行帶上了一輛黑色轎車。待公交車走後,在福就沒有看見車敬宇。在福回到了事務所,銀姬此時卻來了,她剛才方寸大亂,如今靜若處子。銀姬將在福叫到天台,她給在福看了一些照片,竟然是一些銀姬被毆打的照片。銀姬說這些照片是她離婚前拍的,這些傷都是車敬宇打的,在福十分吃驚,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車敬宇竟然是這樣的人。可是事實就擺在面前,在福不得不相信。奉九神神秘秘地拉著在福來到一個地方,奉久說他對娜美的事情有點眉目了。兩人看見管家和娜美的朋友在見面,在福此時就沖了進去。奉久質問管家是否就是崔德芬,管家拿出了她的身份證,她叫文炯善,兩人竹籃打水一場空。正熙仔細想了想,他決定和在福離婚,但只是名義上離婚,他希望離婚後還是像現在這樣生活,在福答應了他的請求。正熙在工地上不小心摔到了腰,銀姬來到醫院照顧正熙。銀姬看到病床上的正熙,不禁潸然淚下。正熙坐在銀姬的車上,突然就來了一個急剎車,正熙覺得以前好像在哪見過銀姬。


第9集 娜美出現

  奉久在家裡看見了娜美,他以為是自己在做夢,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娜美。在福本想給奉久送手機,結果就看見了這一幕。娜美想逃跑,結果被在福抓住。對於娜美的回歸,在福和奉久都很好奇娜美是怎麼死而復生的,在兩人的逼問下,娜美終於要鬆口,結果此時有人敲門。奉久開門後就看見一個陌生男子,娜美立刻就跑了出去,奉久和在福本想去追,結果娜美還是逃走了。在福回家後試了一下銀姬的鞋子,發現銀姬的鞋碼比她的小,那麼上次銀姬說跟她的鞋子碼數一樣就是騙人的。在福給具正熙介紹了一個工作,讓具正熙去面試,正熙好好打扮了一番,準備出門。銀姬好心地讓自己的司機送正熙去面試,正熙不好意思拒絕,於是就上了車,結果司機將他帶到了以前正熙工作的地方。正熙的上司又重新召回正熙,正熙覺得很意外,上司說這是理事的安排。這時理事出來了,竟然就是銀姬,正熙十分驚訝,銀姬讓正熙不要對在福說是她讓正熙回來上班的。為了慶祝正熙重新回去上班,銀姬做了很多好吃的,準備大家一起吃。銀姬買通了三奎,他讓三奎給在福很多工作,沒想到在福將工作帶回家做,在福回家後就看見銀姬和正熙吃得這麼開心,她生氣極了。文炯善在卧室睡覺,突然娜美就出現了,娜美恐嚇文炯善,文炯善以為是娜美的鬼魂,她嚇得到處跑。在福打開了燈,竟然就是娜美本人,大家都很驚奇娜美怎麼就死而復生了。在福問娜美是否認識文炯善,娜美說不認識,在福很生氣,她將娜美帶到了奉久家中。娜美這才說出自己被一個人囚禁著,但是那人叫什麼她也不知道。圓才發現女兒的手劃破了,彩麗說這是銀姬弄的,於是圓才來找銀姬,彩麗說自己當時在三樓玩耍,看見了正熙的照片,結果銀姬一把拿走,就劃傷了手。在福很驚訝,銀姬怎麼會有正熙的照片,在福讓彩麗帶她去三樓看看,結果銀姬擋著不讓她們進去。


第10集 銀姬對正熙的心意

  在福和圓才硬要查看銀姬房間裡面究竟藏著什麼秘密,銀姬擋著不讓在福她們進去,但是在福和圓才都不不會善罷甘休,她們堅決要進去,銀姬急出了眼淚。文炯善再也看不下去了,她拿著鑰匙上樓,打開了房間門,讓在福她們進去查看,情急之下,銀姬就叫了文炯善一聲媽媽,在福和圓才驚呆了。在福讓銀姬向彩麗道歉,銀姬握緊了拳頭,但是為了以後的計劃,銀姬還是妥協了,她向彩麗和圓才道歉。之後,在福向銀姬確認文炯善是否就是她的媽媽,銀姬表示肯定。剛好正熙和在福婆婆回來了,在福婆婆看見銀姬在哭,以為銀姬受了什麼委屈,反而責怪在福。在福婆婆讓在福好好對待她的兒子和孫子,在福對婆婆說她和正熙已經離婚了,所以婆婆沒有權利掌管她的事情,婆婆聽了在福的話後十分生氣,大罵正熙和在福。正熙來到公司上班後發現趙英培也回來了,趙英培對他十分冷淡,還叫他去做一些重活。正熙給在福發信息說趙英培回來了,在福和奉久覺得這件事肯定沒有這麼簡單。奉久單獨出來面見趙英培,在奉久的威脅下,趙英培說出這一切都是文炯善讓他做的,他只負責打壓具正熙。娜美偷偷跑出來看正熙,結果差點被文炯善捉住,一個男人救回了娜美,文炯善一看,那人正是自己的兒子Brian,Brian和文炯善打了招呼之後就離開了。銀姬送給了正熙一間音樂室,她承諾要將正熙變成最厲害的男人,正熙欣然接受。銀姬還買通了三奎,給了三奎三張票,公司周年紀念,目的就是讓三奎帶著在福參加。在聚會上,銀姬作為理事發言,當她宣布部長時,竟然有具正熙。正熙出場的那一刻,在福眼睛都亮了,正熙一身名貴西裝,髮型也換了,整個人精神氣質和以前完全不同,銀姬還介紹正熙認識一些上流人士。在福心裡很不爽,她決定找銀姬談一談,銀姬對在福說她已經愛上了正熙,並且正熙和在福已經離婚了,他們的事情在福管不著。


第11集 在福和銀姬鬧翻

  在福不同意具正熙和銀姬在一起,因為她覺得銀姬有神經病。銀姬聽到在福說她有神經病,臉色一下子就變了,但是瞬間就恢復了原貌。她依然堅持和正熙在一起,因為正熙已經和在福離婚了。正熙過去一把拉住了在福的手,在福沒有說話,奉久走了過來,正熙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趕緊放手。秘書前來通知說要開高管會議了,於是正熙就趕了過去。看著正熙遠去的背影,在福覺得十分傷感,正熙以前的窩囊和現在的風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,在福給不了正熙風光,但是銀姬可以。娜美在會場看見正熙後就開始大喊大叫,銀姬將正熙送進電梯後就去找娜美。銀姬不小心劃傷了腳,但是她感覺不到疼痛,跑過去打娜美,在福趕緊過去拉開了她們。看著銀姬失控的樣子,在福更加認定銀姬就是一個神經病。在福接到老師的電話,老師發現振旭有兩個手機,在福已經猜測到手機就是銀姬送給振旭的,只是振旭一直瞞著在福。在福覺得沒有必要再繼續糾纏下去,她要斷清所有的關係。在福詢問振旭跟著她還是正熙,振旭選擇了正熙,於是在福就帶著慧旭搬去了圓才家中。文炯善決定殺死娜美,於是來到娜美家中準備掐死她,但是Brian阻止了文炯善,奉久本來抓住了Brian,娜美抱住了奉久,Brian和文炯善趁機逃走。銀姬買通三奎,她讓三奎對正熙說娜美還活著,並且說娜美當初接近他都是為了錢,正熙聽到這個消息後很奔潰。振旭以為銀姬會對他很好,振旭餓了,他自己不會做飯,於是就叫銀姬做飯,銀姬瞬間翻臉,振旭就自己煮麵,結果不小心把面打翻了。振旭很委屈,他覺得還是自己的媽媽對他是真心的,振旭就獨自蹲在地上哭泣。在福在街上碰見了銀姬,剛好旁邊有個女人在打孩子,銀姬頓時就失控了,她想起小時候文炯善打她和Brian的情景,立即過去拉住那個女人的手,對打孩子的女人一陣暴打。


第12集 探究銀姬的真實身份

  銀姬看見街上有個女人在打孩子,於是就衝過去教訓那個打孩子的女人,銀姬甚至打了圍觀的人。大家都覺得銀姬是個瘋子,銀姬突然一下子就暈了過去,在福就把銀姬送往了醫院。文炯善接到電話後趕緊來到醫院,銀姬醒來後見到了文炯善,她大聲呵斥文炯善出去。在福和圓才猜測銀姬小時候是受到了文炯善的虐待。銀姬對在福說出自己的小時候的經歷,小時候,文炯善總是打銀姬和Brian,所以她一直對文炯善有心理陰影。娜美偽裝成工作人員進入了正熙所在的公司,就是想見正熙一面。正熙看見娜美後很生氣,他認為娜美一直在欺騙他,所以從此以後和娜美恩斷義絕。娜美很傷心,她走在大街上時聽見有人叫銀京這個名字,娜美忽然想起文炯善就是這麼叫銀姬的。娜美被Brian關起來後翻到他的照片,發現Brian和文炯善還有銀姬是一家人,於是她決定好好報復他們一家人。娜美說服Brian帶她光明正大進入公司,娜美要完美回歸。在福得知銀京這個名字後很驚訝,圓才和蕙蘭似乎也想起了當年的銀京。銀京是在福的高中同學,但是一些小混混總是欺負銀京,在福拔刀相助,銀京從此就喜歡上了在福,每天都給在福送很多的東西,甚至還送給在福有著在福和銀京名字首字母的衣服。在福覺得有心理負擔,於是就開始拒絕銀京,銀京就報復圓才和蕙蘭,認為是她們搶走了在福。不過,後來銀京就去加拿大了。在福她們推測銀姬就是銀京。一天,蕙蘭打電話給在福,說是碰見了銀京的大學同學順福,順福說銀京後來整容了,蕙蘭就藉機讓順福把銀京約出來。在福她們一看,那人並不銀姬。之前那個誣陷蕙蘭的夫人又來誹謗蕙蘭。蕙蘭很生氣,於是就拉著夫人一起喝酒,結果自己不勝酒力,蕙蘭喝暈在地。夫人就把蕙蘭送到了在福家中,一進家門,夫人就看見了銀姬,夫人叫銀姬銀京,在福心存疑惑。


第13集 銀姬和正熙訂婚

  在福在三樓看見了銀姬的秘密,在一面牆上全是具正熙的照片,在福覺得銀姬十分可怕,她要阻止正熙和銀姬的婚禮。於是在福跑到正熙和銀姬的訂婚典禮上,她拉走了正熙,讓正熙去看看銀姬三樓的照片,銀姬卻阻止在福拉走正熙。在福趕緊去找奉久,讓奉久徹查此事。文炯善害怕銀姬會出事,於是就趕緊回家。文炯善上了三樓,卻看見圓才和孩子們在房間門口,圓才不讓她進去。文炯善惱羞成怒,推開了圓才,眼看著就要守不住門了,在福回來了,她要文炯善和正熙的媽媽談話,文炯善不敢拒絕正熙的媽媽,只能走開。在福打電話給正熙,她想讓正熙親眼看見牆上的照片,但是正熙不接電話。銀姬開車帶著正熙,她一路飆車,正熙害怕極了,眼看著就要撞上了,正熙趕緊轉換了方向盤,兩人幸好都沒事。正熙看著銀姬如此愛自己,於是就和銀姬在野外訂婚。正熙回來後,在福拉著他去看牆上的照片,過了一會兒,正熙從樓上下來,他說自己什麼也沒有看見,在福不相信,於是自己去看,結果牆上的照片消失不見了,在福很驚奇。銀姬也感到很奇怪,她詢問是否是文炯善做的,文炯善說自己沒有動過。第二天,正熙去上班時望著窗外的景色,想起昨天看見的照片,他十分驚恐,但是為了自己的利益,他還是選擇欺騙在福,原來,照片竟然是被正熙藏起來的。彩麗在銀姬家裡玩耍,她看見銀姬的巧克力,於是就拿來吃了。銀姬回來後發現巧克力不見了,她很生氣,於是就叫彩麗吐出來,一直搖晃彩麗,彩麗就喘不過氣來,在福和朋友們回來看見銀姬在虐待彩麗,她們拉開了銀姬。好在彩麗最後沒事,彩麗卻詢問銀姬關於大門密碼的意義。在福覺得這個密碼很熟悉,竟然就是正熙演出的日子,那麼銀姬很可能就是之前跟蹤正熙的銀京。在福叫來了梁順風,順風說文炯善之前勾搭上了會長,然後就生下了一兒一女,但是女兒有精神病,後來女兒就整容了。在福她們懷疑銀姬就是跟蹤正熙的跟蹤狂,在福回家找銀姬對質,銀姬一下子就慌神了,她跪下求在福不要告訴正熙真相。


第14集 敗陣的銀姬

  在福發現銀姬就是之前上大學時跟蹤正熙的銀京,在福十分氣憤,直衝銀姬家裡。幾句話下來,銀姬已經完全招架不住,逐漸敗下陣來。銀姬將在福拉到她的房間,跪在銀姬的面前,銀姬苦苦哀求在福不要將這件事告訴正熙。看著在福絲毫沒有退讓的樣子,銀姬開始打苦情牌。銀姬說自己小時候被文炯善虐待,導致自己精神失常,做了些什麼事情她也不知道,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。銀姬承諾她會離開正熙,然後找個沒人的地方居住。聽見銀姬這樣數落自己,文炯善也加入陣營,她開始打銀姬。銀姬一直在大喊大叫,在福不忍心看著銀姬被打,於是出手相助,趕走了文炯善。她也最終妥協,只要銀姬離開,她就不會將這件事告訴正熙。無巧不成書,銀姬和在福在房間裡面的談話被門外的正熙聽見。正熙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駕車離開。汽車飛奔在路上,正熙回憶起當時銀京對他做出的殘酷事情,如今銀姬就是當年的銀京,這無疑是巨大的打擊。正熙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置,他不想一下子摔下來,他寧願欺騙自己不知道這一切。正熙將銀姬房裡的照片都偷偷燒毀了,他要對自己的過去說再見。奉久一路跟著正熙,待正熙走後,奉久趕緊撿起來沒有被燒毀的碎片。奉久如今已經知道正熙得知全部事實,只是正熙死要面子,不肯說出來而已。奉久拿著證據前去找正熙,正熙剛開始很惶恐,突然急中生智指認奉久喜歡在福,奉久極力否認。銀姬將自己關在浴室裡面,她無法忍受自己輸給在福。銀姬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,自信滿滿地前去找圓才。銀姬向圓才訴說她是如何愛上正熙的。銀姬和正熙的相識源於一次選修課,兩人一見鍾情。銀姬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正熙從後面抱住她。正熙很愛銀姬,甚至為銀姬舉辦了屬於她一個人的演唱會,他們過得很幸福。圓才聽得毛骨悚然,因為銀姬說的這個故事的女主角不是銀姬,而是在福。圓才已經感覺到銀姬是一個極其心理變態的人,卻還是為了面子假裝和銀姬很親近。在福發現三奎被銀姬收買的事情,但是她選擇原諒了三奎。三奎也很內疚,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在福。剛好三奎碰見銀姬在試婚紗,並且得知銀姬和正熙要搬家,於是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在福。


第15集 在福告知正熙事實

  在福拿著證明銀姬就是當年的追蹤狂銀京的證據來找正熙和銀姬,當著兩人的面,在福大叫銀姬滾出他們的生活。銀姬哀求在福放過她,本以為正熙知道銀姬就是銀京的事實後會和銀姬分手。驚奇的是,正熙撕毀了證據,他對在福說自己不介意銀姬就是銀京,還說現在愛著銀姬,讓在福離開他們的生活。看著眼前的這對狗男女,在福整個身體都在發抖,她再也不想看見他們。銀姬以為正熙是真的喜歡她,她十分高興。正熙其實早就知道銀姬就是銀京,但是他選擇隱瞞,正熙好不容易坐到現在這個位置,他是不會輕易放棄。銀姬能夠給他帶來財富和地位,他要利用銀姬上位。銀姬認為自己這次打了個勝仗,她再也沒有任何顧慮了,認為正熙是真的愛著自己。在福不想讓正熙再去看孩子們,她不想孩子們受到他的影響,正熙堅決不同意,振旭和慧旭是他的孩子,他是不會放棄撫養權的。兩人協商不成功,最終決定上法庭。銀姬得知正熙要振旭和慧旭的撫養權後十分生氣,她不想撫養正熙的孩子,她只想和正熙兩人在一起。但是正熙的態度很堅決,他對銀姬說如果拿不到撫養權就不會和銀姬結婚,銀姬慌了,她誓死要和正熙結婚。銀姬將自己關在房子裡面,之前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就是為了和正熙在一起,乾脆下定決心再忍一回。銀姬找了最好的律師幫他們打官司,而在福和奉久也在商量對策。他們本想從銀姬是精神病這一點下手,但是依據銀姬的財力,她肯定早就叫人將記錄刪除了。並且具正熙的經濟實力的確比在福雄厚,他更有能力撫養孩子。在福他們最終決定給銀姬設圈套,讓銀姬發瘋。娜美恰好聽見了他們的談話,娜美決定以身試險,利用自己作為誘餌,逼著銀姬發瘋。娜美知道銀姬肯定派人跟蹤了具正熙,於是故意和正熙十分親近。銀姬早就想除掉娜美這個眼中釘,無奈Brian保護著娜美,銀姬暫時不敢輕舉妄動。正熙暗中調查銀姬的財產,而銀姬似乎也在懷疑正熙,她將正熙的手機複製了一份。銀姬給正熙做了一大桌子菜,但是正熙一點胃口都沒有,他想念孩子們。正熙放下了筷子,來到了圓才家,看著孩子們如此開心,正熙也很開心。正熙走後,銀姬掀翻了桌子,她也來到了圓才家裡,看著正熙開心的樣子,她很嫉妒。銀姬和正熙在門外大吵了一架,而一旁的在福則將這一幕偷偷錄了下來。銀姬發現在福錄像後徹底瘋了,她要搶走在福的手機,在福威脅銀姬不要做傷害孩子們的事情。


第16集 娜美設陷阱

  銀姬發現在福將她和正熙吵架的場面錄了下來,她發瘋似的要搶回在福的手機,正熙沒能阻止銀姬,銀姬趁機搶走了在福的手機,撒腿就跑。在福也毫不示弱,趕緊去追銀姬。兩人搏鬥一番後,在福拿回了她的手機。正熙回家後就將自己關在屋子裡面,他再也受不了這個隨時會發瘋的女人。銀姬知道自己今天的行為讓正熙感到憤怒,於是上樓想要討好正熙。正熙起初不原諒銀姬,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,正熙猶豫了,銀姬能夠給他帶來財富和地位,離開了銀姬,他什麼也不是,於是正熙原諒了銀姬。第二天上班時,娜美來到了正熙的辦公室,約正熙晚上一起吃飯,正熙拒絕了娜美。而他們的談話,銀姬偷聽得一清二楚,她早就在正熙的手機上安裝了竊聽器。慧旭抱著她的波比玩具在幼兒園玩耍,有同學叫她一起去玩滑梯,慧旭就將波比放在了椅子上。在福正在認真工作時突然就接到了幼兒園老師的電話,說是慧旭尿褲子了。在福趕緊來到幼兒園,正熙接到電話後也來到了幼兒園,在福責怪圓才打電話給正熙,圓才說父親才是治療孩子疾病的良藥。在正熙沒來之前,慧旭一直哭鬧,正熙來了之後就安靜了。看來慧旭的確需要父親的關愛,正熙將慧旭送回家。銀姬發信息給正熙說定了位置吃飯,可是慧旭一直纏著不讓正熙離開,待慧旭離開後正熙才偷偷溜走。天色已經很晚了,正熙本想取消約會,銀姬堅持約會。兩人在飯桌上談及今天發生的事情,銀姬不小心說漏了嘴,說出她知道娜美來辦公室找正熙的事。正熙疑惑銀姬是怎麼知道的,回家之後查看自己的手機,果然發現銀姬在監視他。第二天一早,正熙發現自己的一件襯衣不見了,銀姬說不小心弄丟了。正熙上班時突然想起什麼,他趕緊回到家中,看見垃圾箱里被銀姬剪碎的襯衣,還有慧旭最喜歡的玩具波比。正熙徹底奔潰了,他就覺得銀姬太可怕了,他要離開銀姬。剛好此時娜美打電話給正熙,正熙想和娜美遠走高飛。娜美和正熙在一家店裡見面,銀姬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。事後,銀姬約娜美出來,娜美事先給在福打了電話,在福叫娜美不要輕舉妄動,她擔憂娜美會出事,趕緊打電話叫奉久來幫忙。娜美故意說一些話來刺激銀姬,銀姬卻一點反應都沒有,娜美開始有些擔憂。


第17集 娜美出事

  娜美和銀姬發生了爭吵,結果不小心娜美就摔死在草坪上。銀姬趕緊逃離了現場,拿走了娜美的手機,迅速處理了自己的衣物和隨身攜帶的物品。在福趕到現場時,娜美已經死亡,在福本想打電話報警,結果警方就立即來到了現場,警方稱是有目擊者看見兩人在爭吵,所以報了警。在福的手上沾有娜美的血跡,並且娜美之前和在福還有恩怨,警方因此逮捕了在福。儘管在福極力辯駁自己不是兇手,無奈拿不出主要的證據,只能暫時被拘留。看著娜美的屍體,奉久難受至極,娜美生前是一個多麼活潑的女孩,如今卻被人殺害。奉久不相信在福是兇手,他要替在福洗清嫌疑,抓住殺害娜美的兇手。大家都知道銀姬才是兇手,卻苦於沒有有力的證據證明。銀姬慌張地找到了正熙,希望正熙能夠為她做不在場證明,正熙覺得眼前的這個女人十分可怕。銀姬威脅正熙,如果銀姬出事了,正熙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化為虛有。正熙喝酒壓驚,為了不失去自己所擁有的一切,正熙選擇隱瞞事實,幫助銀姬做了不在場證明。正熙害怕銀姬會對自己的孩子不利,他趕緊將孩子帶到了他的身邊,隨時提防著銀姬。奉久想起娜美出事之前還給他打過電話,但是在現場卻沒有找到娜美的手機。奉久推測娜美的手機肯定是被銀姬處理了,突然想起娜美的雲盤上應該會有點東西。三奎通過電腦破解了娜美的雲盤,竟然在裡面找到了一張照片,照片肯定是娜美在死的前一刻拍下來的。遺憾的是照片上只有一個女人的下半身,沒有照到嫌疑人的臉。但是這個證據足夠洗清在福的嫌疑,在福被無罪釋放。奉久拿著證據前去找銀姬,本想抓個正著,沒想到文炯善主動承認那晚是她殺害的銀姬,並且還有她家門前的監控錄像。奉久懷疑監控錄像肯定是假的,的確,當文炯善知道銀姬失手殺人後,她要幫銀姬頂替罪名,於是拿走了銀姬那晚穿過的衣服,偽造了監控錄像。文炯善進了監獄,銀姬反而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,覺得這一切都是文炯善欠她的,她只想和正熙好好過日子。Brian知道文炯善入獄後前來探望,文炯善承認是自己殺害了娜美,Brian承諾會想盡一切辦法幫助文炯善。對於娜美的死,Brian也十分內疚,他來到娜美的墓碑前,深表愧疚。銀姬無意間偷聽到正熙給振旭打電話,正熙說會離開銀姬,然後和在福複合。銀姬徹底奔潰了,她要將在福除掉。在福開車到半路上,剛接過奉久的電話就發生了車禍,前面一輛車的人迅速下來強行帶走了在福。


第18集 在福被綁架

  在福醒來後發現自己被關在一間小屋子裡面,一個頭髮凌亂的瘋女人趴在在福的床上,一直盯著在福看,在福十分恐慌。為了能夠不被瘋女人傷害,在福選擇跟瘋女人假裝做朋友,愚蠢的瘋女人聽信了在福的話,兩人成為朋友。兩人互相自我介紹,瘋女人說自己叫宥利,是一個跟蹤狂,因為瘋狂的愛上了一個男人,就一直跟蹤他,結果被送到了這裡,禁止和別人見面。在福得知宥利在明天將會有一個治療,於是騙她說去找她的哥哥。奉久發現在福不見後十分著急,急忙叫三奎調查在福的行車記錄,無奈黑匣子被人拆掉,失蹤地點也沒有監控錄像。奉久發瘋似的尋找在福,他想起Brian肯定知道銀姬把在福弄到哪裡去了,氣沖沖地去找Brian,Brian卻說自己不清楚。隨後,Brian想起銀姬對他說過會把在福送往醫院,他不想再讓銀姬這麼墮落下去,他要拯救銀姬。Brian立即打電話告訴奉久,奉久隨即對附近的瘋人院進行調查。第二天,在福偷偷地和宥利換了衣服,當看護將門打開時,在福乘機逃出了瘋人院。看護們趕緊去追在福,在福一心想著振旭和慧旭,她不能在這個時候倒下,她要離開這個鬼地方。憑藉著自己堅強的意念,在福逃到了一片樹林里。另一邊,奉久也找到了關押在福的瘋人院,恰好聽見看護說銀姬不見了,奉久推斷銀姬肯定就是在福,他急忙四處尋找。當奉久找到在福時,在福嚇得語無倫次,奉久心疼極了,將在福緊緊樓在懷裡。即使遭受了這樣的事情,在福依然打起精神給朋友們打了電話,朋友們聽聞在福平安無事後徹底放心了。奉久幫在福冷敷受傷的腳,不自覺地留下了眼淚,他已經失去了娜美,不想再失去在福。兩人緊緊擁抱,奉久承諾一定會保護在福一輩子。奉久提議將銀姬送到監獄去,在福認為這樣不能夠懲罰銀姬,依據銀姬家裡的經濟實力,肯定不久後就被放出來了,她要回去勾引具正熙,讓銀姬發瘋。奉久一聽就不樂意了,以為在福會和正熙複合,在福承諾自己只是去當誘餌。在福找到具正熙,故意拉著正熙的手,稱自己離不開正熙,過幾天就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,希望正熙能夠陪陪她,正熙動心了。而他們這一切都被銀姬看在眼裡,銀姬怒火中燒。到了結婚紀念日這天,在福打扮得十分耀眼,她和具正熙在約定的地方見面,兩人還一起跳舞,在福一邊跳舞一邊說出自己的真實目的,銀姬突然開車想要撞死在福,正熙誓死保護,銀姬不忍心傷害正熙。解氣的是,Brian的人帶走了銀姬,奉久也剛好到來,當著正熙的面帶走了在福。


第19集 銀姬被送進精神病院

  如今銀姬被關進了精神病院,在福的心裡卻總是不踏實,在福夢到自己來到精神病院探望銀姬,發現裡面關著的人並不是銀姬,而銀姬光明正大的從她面前帶走了慧旭和振旭。在福從噩夢中驚醒,好在只是一場夢,振旭和慧旭都還在。第二天一早,在福想起昨晚的夢還心有餘悸,在福總覺得銀姬不是個省油的燈,銀姬一定會想方設法從醫院逃出來,奉久決定帶在福去醫院親自確認一下。奉久和在福來到了精神病院,銀姬竟然很配合的出來與他們見面,可怕的是,銀姬竟然一反常態地向奉久和在福道歉,乞求兩人的原諒。當奉久詢問銀姬是否和娜美的死有關,看護突然出來通知他們探視時間結束。面對銀姬如今的狀況,在福的心中更加不踏實了,銀姬肯定都是裝的。一路上在福的情緒都不高,奉久為了逗她開心,便說起自己小時候的糗事,在福十分感動。銀姬被關進了精神病院,正熙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,正熙晚上做夢都會夢見銀姬可怕的樣子。正熙來到公司上班,發現自己的辦公室竟然沒有了,他被辭退了。雪上加霜的是,正熙回到家中,恰好遇見Brian的人將他的行李搬出去,Brian也收回了之前銀姬給正熙媽媽的那套房子,正熙媽媽之前又將自己的房子賣了,如今母子兩人無家可歸,正熙只能帶著母親出去租房子。為了補貼家用,正熙忍受著腰痛去工地上做工。以前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正熙媽媽實在是沒有辦法了,她打電話叫在福過來。在福看見他們如今的生活如此窘迫,心生同情。而此時,在福接到了奉久的電話,奉久說銀姬出院了,在福嚇得整個人都癱軟了。圓才和蕙蘭得知銀姬出院的事也覺得很不可思議,在福甚至想帶著孩子們一起移民。三人正說話間,三奎和奉久來到了圓才家,稱最近兩人要守在這裡,好讓在福安心一些。晚上,在福又一次從噩夢中驚醒,大家聽到在福的哭聲趕緊過來,奉久看到在福痛苦的樣子十分難受。銀姬出去後找到了正熙的媽媽,正熙的媽媽經不住誘惑就跟隨著銀姬回家。正熙得知母親回了銀姬的家之後十分驚慌,他勸誡母親離開那裡,但母親卻執意留下。銀姬故意找到在福,聲稱自己已經變好了,不會再傷害任何人,在福不想再被這個女人的花言巧語騙了。在福終日惶惶不安,最終病倒了。正熙得知在福病倒後十分心疼,他決定自己做出犧牲。正熙答應和銀姬在一起,銀姬再次給了正熙他想要的一切,但是正熙的心境卻和以前大不相同。


第20集 銀姬得到應有的懲罰

  晚上,在福又做噩夢了,她被自己的夢嚇醒了,在福心中十分不安,決定和奉久一起去銀姬家看正熙。在福一直撥打正熙的電話,可是正熙就是不接電話,銀姬此時在她的地下室里一個人瘋狂。突然,門鈴聲響了,銀姬十分驚慌,正熙為了保護奉久和在福,他沒有讓在福進門。自從正熙和銀姬重新生活在一起後,正熙每天都堅持寫日記,記錄銀姬的一點一滴。銀姬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,她似乎也更加容易憤怒。振旭和慧旭十分想念正熙,他們決定一起去正熙公司找他,彩林擔心他們的安全,於是陪同一起。許久未見自己的孩子,正熙本應該十分激動,可是銀姬卻在此時出現,正熙一下子變了臉色,大聲呵斥振旭和慧旭,將孩子們帶出了公司。正熙回來後發現銀姬在他的辦公室里,在這之前,銀姬就到處翻看了正熙的東西。銀姬突然提出要結婚,時間就定在這周六,她和正熙就在家裡舉行婚禮,不宴請賓客,正熙猶豫了一下,答應了銀姬的要求。正熙媽媽還十分開心自己能夠去歐洲旅行,正熙撒謊說自己喝酒了,讓銀姬去送正熙媽媽,銀姬不好意思推辭,只能開車送她。正熙媽媽走之前提醒銀姬整理冰箱,待她們走後,正熙翻看了冰箱,竟然在裡面找到了娜美的手機和銀姬當晚穿的鞋子,正熙嚇得渾身發抖,他不能被發現,他要好好隱藏自己。一路走來,奉久和在福互相陪伴,兩人產生了感情,奉久正式提出交往,還不等在福回答,奉久趕緊跑出了辦公室。正熙得知奉久對在福表白後,他心中沒有憤怒,只有祝福,希望奉久和在福能夠過得幸福。喜上加喜的是,彩麗和蕙蘭也在努力撮合三奎和圓才。和大家的幸福生活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正熙,他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。到了周六這天,在福本來是和奉久一起約會,想起工作沒有做完,於是回了趟辦公室,發現門外有具正熙給奉久送的包裹,在福好奇就打開了,裡面竟然是娜美的手機和銀姬的鞋子。在福趕緊打電話給奉久,兩人約好一同在銀姬家碰面。而此時,銀姬正在享受她和正熙的婚禮,銀姬在正熙的酒里下了葯。奉久先趕到銀姬家,一個男子一下子襲擊了奉久,在福趕到銀姬家時,同樣受到了襲擊。銀姬將在福和正熙都綁在了地下室,她要燒死在福和正熙。在福努力掙脫繩子後,幫正熙解綁,奉久自己也成功逃脫,最終,奉久,在福三人從火海中逃了出來,銀姬被燒死在別墅里。一年過後,在福喬遷新居,奉久帶花慶祝,三奎和圓才也在一起了,正熙現在成為了一名歌手,大家都過著幸福的生活。